鲍里斯大胜,英国“脱欧连续剧”要完结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曲蕃夫(作者系政治评论人,剑桥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英国保守党华人之友成员),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次源于脱欧但不止于脱欧的英国大选。


12月12日,英国迎来了5年内的第三次大选。这是英国近一个世纪以来第一次在12月的寒冬中进行大选,全国大部分地区在这一天里都是冷风冷雨。选民们大多穿着冬衣、撑着长伞,走进遍布全国的一万多间投票站,选出自己选区的下议院议员。最终,获得全国650个议席中大多数席位的政党,将成为执政党,开启未来五年的任期。


当地时间12日晚10点,投票结束。随着结果不断揭晓,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获得364个议席,赢得了超出预期的大胜。而科尔宾领导的工党遭遇了自1983年以来的最大惨败,仅收获203个议席。鲍里斯将带着超过80席的多数优势重返议会,而上一次保守党拥有这样稳定的多数,已经要追溯到30多年前的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


鲍里斯·约翰逊和女友凯莉·西蒙兹。图片来源/BBC


英国提前举行本次大选的原因,就是因为首相鲍里斯无法在失去议会多数议席的情况下推动英国脱欧的进程。鲍里斯所有的努力,包括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和欧盟达成了一个新的脱欧协议,都被英国议会一一阻拦,最终鲍里斯只能无奈食言,被逼致函欧盟再次延迟脱欧日期至明年1月31日。11月初,鲍里斯又一次提出了解散议会重新大选的动议,这次科尔宾接受了挑战。


然而,随着为期五周的选战不断推进,脱欧尽管仍是主要的议题之一,但各主流党派都已在这个问题上做了充分的准备,各自立场也已十分明晰,媒体和选民就逐渐将关注热点从脱欧转移到了英国的国内议题上来。


总体而言,过去一个世纪以来,英国两大党的主流分歧还是建立在传统的意识形态左右分野之上。保守党代表城镇商业资本和农村有产阶级的利益,注重财政平衡,强调低税收,控制福利开支。而工党则高举社会民主主义价值观,票仓是城镇的劳工阶层,承诺高福利,并对资本利得和高收入群体征收重税。而在这次选举中,科尔宾领导的工党提出了近半个世纪以来最激进的左派竞选纲领,誓言要结束过去9年间保守党执政中一直饱受诟病的财政紧缩政策。


这种激进左派理想,是科尔宾终生的信仰,也是他最擅长拿来吸引选票的手段。2017年他正是依靠这种方法,让本以为稳操胜券的时任首相特雷莎·梅丢掉了议会中的多数。这一次他故伎重施且变本加厉,计划对中高收入群体以及企业全面加税,同时承诺在社会福利的各个方面大幅度增加投入。科尔宾还是坚持使用了上一次大选的口号——服务多数人,而非少数。


但科尔宾这次打错了算盘,精明的英国民众并不会轻易被“免费的午餐”忽悠。首先,他没能给出令人信服的预算平衡表,大多数英国百姓不相信,这样大幅度的福利开支增加,不会导致税负压力砸到普通中产阶级的头上;大幅增加企业税和高收入个税,也会使人担心英国经济丧失活力;而诸如降低遗产税这种存量税的征收门槛,就是动了大多数人的奶酪,难免遭人忌恨。


其次,他的大幅度国有化计划会无可避免地将英国拖入债务泥潭。当今英国已经很难承受将铁路、通讯甚至私立学校等等通通收归国有的激进政策。最后,科尔宾开出的支票随着选举进程的发展变得愈加奇怪。诸如“全民免费宽带网络”,以及要逼迫脸书、亚马逊等网络公司巨头为此付费,瞬间成为网络爆红的嘲笑对象。


而保守党的竞选策略则是更为实际。针对社会议题,保守党采取守势,给出部分更容易实现的承诺,诸如增加国民医疗服务系统NHS的投入、新建医院、雇佣更多医护人员;增加警力来解决日趋严重的治安问题;


同时提出在脱欧之后,将马上终结欧盟不受控制的人口流动,采用类似澳大利亚的积分制移民政策,来保证高技能、高需求岗位或愿意投资创造就业的全球移民可以一视同仁地移民英国。尽管新移民政策实行细则尚未出台,但这从某种程度上应和了英国中下层劳工的恐(欧盟)移民心理,算是有的放矢。


针对脱欧议题,保守党则是毫不客气地火力全开。工党以及科尔宾本人在脱欧这个关键问题上的分裂和进退失据,可以说是败选的一大主因。工党对脱欧给出的承诺是,如果上台就重新和欧盟谈判一个新的更软性的脱欧协议,然后拿回英国,进行二次公投,让选民在新协议和留欧中做出选择。


但是致命的是,科尔宾拒绝给出自己将会支持新协议还是支持留欧,在选举辩论中,他在主持人的逼问下,给出了“我会保持中立”这样灾难性的回答。工党这一重大战略失策,在昨天的选举中受到了惩罚:无论在支持脱欧还是留欧的选区内都遭受了票数的损失。


科尔宾的失败,还有另一重要原因根植在他本人的价值观中。作为一个终生的反建制派,他对于抵抗者一直抱有最大的同情。他支持巴勒斯坦反抗以色列的统治,同时他对工党内部长久以来的反犹主义毒瘤抱持放任态度,在遭媒体和当事人揭露之后,他暧昧的态度激怒了几乎所有犹太人。


他在北爱战乱期间同情爱尔兰共和军,前些年又激烈反对英国参与打击IS(“伊斯兰国”)的战争,为此甚至不惜与党内同事决裂。上个月底,伦敦发生获释的恐怖主义罪犯持刀杀人案,两名剑桥大学毕业生不幸罹难,但科尔宾除了表示了哀悼,却没有承诺增加涉恐犯人的监禁时长。这些他个人的问题,都给保守党提供了攻击的靶子,也让很多英国民众无法接受他成为首相领导国家。


此外,脱欧党的加入搅局,以及亲欧盟党派的严重内耗,都让保守党占了便宜。英国大选实行严格的小选区简单多数制,这种选举制度因为在每个选区都只有单一胜者,无法真实反映民众的支持率变化。比如本次选举中,保守党的总体得票率只上升了约2%,但议席数上涨了约7%。脱欧党在大选前宣布,不会在目前保守党控制的席位派出候选人参选,这就基本保住了保守党在英格兰乡村选区的票仓。


而脱欧党的参与,却让英格兰中北部锈带工业选区中的脱欧支持者找到了工党之外的选择。结果在本次选举中,工党在这些传统上的铁票选区中被脱欧党分走大量选票,保守党在得票率没有显著增加的情况下,竟“躺赢”了很多曾经根本不敢想象能拿到的工党安全席位。


工党也为自己在亲欧盟党派中的盲目自大付出了代价。比如苏格兰民族党很早就向工党伸出了橄榄枝,愿意支持工党组阁,来换取工党支持苏格兰二次独立公投,但工党排除了这种可能性。于是,这次选举中,工党在整个苏格兰输到仅剩下一个席位。


而铁杆留欧派自由民主党的党魁斯文森,则是摆好了一副和工党抢夺英格兰城市留欧议席的架势,结果却是两家内斗,眼看着保守党候选人以不高的票数抢占了若干议席的头名。


随着本次大选尘埃落定,英国脱欧进程也看到曙光。重返唐宁街10号的鲍里斯已经在胜选演讲中承诺,将在下周五正式开启脱欧协议在英国议会的一读程序,并将在圣诞新年假期过后,尽快完成立法程序,保证英国可以在明年1月31号离开欧盟。当然,鲍里斯“票投保守党,完成脱欧”的竞选口号并不能在明年1月就彻底兑现,从2月份起,英国将和欧盟就过渡期之后的贸易安排进行马拉松式的谈判。


届时,我们又将会看到英欧之间的博弈拉锯。不过,常言道“攘外必先安内”,目前在议会拥有了稳定多数的鲍里斯,势必会带着更大的自信和更多的筹码,前往布鲁塞尔、华盛顿、新德里和北京,开启英国脱欧后内政外交的新纪元。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曲蕃夫(作者系政治评论人,剑桥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英国保守党华人之友成员)

上一篇:特朗普提前给库克送了一份圣诞大礼
下一篇:宿华的平衡术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